Wesley Methodist Church Alor Setar

Wesley Methodist Church Alor Setar

Written by 曾宝峰   

我是从一个道教的家庭长大的。除了拜拿督公以外,我们家乡的每一个家庭可以说都是拜大伯公的,因为当地最主要的庙堂是大伯公庙,也称为福德词。在我出世不久,因为我时常哭,就被送给大伯公做乾儿子。可能是因为我觉得自己很聪明,对迷信的事情很反感。虽然如此,我每年还是很乖乖地跟着母亲到庙堂去烧香添油,去答谢大伯公的保佑。 有一天,一座新的庙堂建好来代替旧的庙堂,新的神像也来代替旧的神像。我亲眼看到新的神像被一辆很大辆的卡车载来的。新的神像很大,看起来很神气。当时旧的神像暂时被安放在一棵大树下。我就问我的朋友:「嘿!新的神像是从那里来的?」他说:「你不知道么?是从双溪大年买回来的呀!」我听了,一眼看着那还在大树下的乾爹,另一眼看着新来的乾爸爸,心里很不好受。这个经验使到我对迷信的事情更加反感,更加不能相信了。尤其是当我上了高中后,时常找机会去跟那些相信有上帝的人辩论。我觉得人是不必宗教的,宗教都是在教人做好事,我没有宗教也知道要做好事,我又没有赌博,没有抽烟,又没有骂臭话,我不需要宗教。 

当我高中毕业后,在一个很特殊的情况之下,我被一个朋友,名叫K.S.ANTHONY的,邀我去参加他们的英文圣经查经班。我很高兴!第一我可以藉着查经班来提高我的英文水准;当时我的英文水准很差,又要重考英文。第二我可以藉着这个机会来告诉你们这些基督徒为什么这么笨要去相信上帝!这就是我愿意参加查经班的目的。但是每一次我都要准备得很好才出席查经班,要不然怎么样去面对这六七个基督徒。每一次查经班都辩论得很激烈,我的英文真的进步了很多,但是每一次的辩论都论得没完没了。自己觉得很得意,能够一个人面对六七个基督徒实在不容易。 

几个月后,我发觉到每一次我准备查经的时候,全身感觉到很不舒服,并不是说我生病了,而是因为我觉得全身很不爽,很不自在,读圣经的时候,耶稣的话语好像是从圣经里面跳出来,直接跟我说话。所以我就不再读圣经,也不再上查经班了。 

过了几天,我的朋友来了就问:「嘿!你的英文考试要到了,为什么不来查经呢?」我静静,没有回答他。他就继续说:「哈!我知道啦!耶稣要向你说话了。你为什么不向他挑战?说:耶稣,如果你是真的上帝,就显现给你看。」那天晚上我真的不能入睡,一直在回想着我朋友的话。过后我就在床上坐起来,看着天花板,跟上帝说起话来:「如果祢是真的,就显现给我看吧!」说完后就往整个房子观看,但是没有地震,也没有凤吹过,什么都没有!就倒下去睡了。我也没有再去查经班了。 

在那个时期,我经常与一些朋友们开舞会,差不多每一个星期都有。男的要来,十块钱;女的要来,免费。 

1975 8 1日 那天晚上,我们照常开我们的舞会,玩得很激烈。疲倦后大家就坐在花园里,一面烤肉,一面谈笑。正当我们一面吃,一面谈笑的时候,我们当中一个朋友名叫FOO KIM FONG 的突然站起来大大声的问道:「我们这里谁是信耶稣的?」我们大家被这突然而来的问题问呆了,一阵子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不知道怎么样去回答这个问题。然后有一个朋友就对FOO KIM FONG 说:「你疯了呀!在这个时刻尽然问起这个问题,哈!哈!」其他的朋友也趁这个机会去讥笑FOO KIM FONG。突然间我整个人热了起来,一站起来我就说:「我是信耶稣的!」听了我的表白,大家讥笑的对象就转移在我的身上。当时我怎么样去辩护自己我都不记得了,那并不重要。最重要的乃是我整个人当时的感受,哗!好轻松呀!我从来没有感受过那种特别的心情。我那些朋友当时没有一个是信耶稣的,他们把很多关于上帝不存在的问题向我迎面而来,我不知道当时我是怎么样回答他们,我只知道我整个人好热,好轻松呀!过后我独自一个人坐在花园里,享受着与上帝沟通。在回家的路途上,我一面骑着我的脚车,一面唱出我曾经在查经班里所学到的歌曲,高高兴兴的回家去。 

过后我知道为什么我有这个经验,因为我曾经向上帝挑过战:「如果祢是真的,就显现给我看吧!」过后我也才知道,没有人能够见到上帝而还能够活着的。我明白这是上帝的怜悯,他没有直接的在我的面前显现,不然我就遭殃了!藉着他的怜悯,他只是间接的让我体会到他是的的确确存在的,也赐给我机会体会到他的大能。后来我就把整个生命献上给上帝,接受耶稣基督作我个人的救主以及生命的主,永远的跟随着他,作他的门徒。

Comments (0)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write comments!

!joomlacomment 4.0 Copyright (C) 2009 Compojoom.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Joomla 1.5 Templates by Joomlashack